ͷ
QQ
ַ

d88ٷҳ

һ˽˵ġ̥ǡ

乡音是一个人的€胎记€?

¤?/p>

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乡音,正如每个游子的梦里都有一个故°€如果说故乡是我们的根,那乡音就是树根上的根须,根不能忘,根须也不能丢€?/p>

乡音在很大程度上和故乡是不可分割的,离开了故乡,其实也就暂别了乡音€我们与外乡人用普€话交流,只有见到同′才会张口就蹦出乡音,是无€去€虑用普通话还是用家¤的€那种情感是兴奋的,甚至是激动的,在异乡遇到同乡会让彼此觉得特别亲切,哪怕才见面都不会有太大的陌生感,乡音会把彼此的距离拉近,这也是把对故乡的€€念转移一部分在同′身上吧€?/p>

每一种乡音更像是每一个故乡的专属歌谣,每个故乡的乡音都有它独特的调调,我们每个人从说话起就€熟能详,不用费劲去教就会€我们不¤多远,只要听到那个调调就能触动我们心底的那根弦,甚至会热泪盈眶€?/p>

乡音,扮演了€个朴实无华,却又不可或缺的角色€它不动声色,却又实实在在流淌在我们的血液中,祖祖辈辈€世世代代传承€这种传承又是自然€然的,′去定规矩,也′去要求,却无€例外地传承了?/p>

曾经,我因为说普通话带了很重的乡音€遭受到同事的取笑,我也€度难过和无奈,我并不是有意要带这种乡音,只要我开口它就会跑出来,我根本无法掌控它。它像一个丑陋的“胎记€跟随着我,我挣扎着想要摆脱它,终是不能?/p>

后来,我不再对乡音这件事耿€于€,反而心生感€。它是一个无形的“胎记€,在我迷失方向和无助时,同′会因为这个€胎记€认出我,帮助我,也正因为这个€胎记€,我才不至于走丢€?/p>

€个没有故乡的人是无根的,€个丢掉乡音的人是没有故乡的,我庆幸自己还有根可依,还有故″回€有时,我甚至想把它当成€种文化,专属故乡的文化€?/p>

这一生,我们会抵达很多地方,但唯有回家的那条路最让我们心里踏实€这€生,我们唱过很多歌谣,但唯有乡音那首歌谣€让我们备感亲切€?/p>

每次回家,在车上听到熟悉的乡音都会觉得离家更近了,人未到家,总是乡音先传到爸妈€朵里,那一声爸和妈就是€动听的声音€?/p>

也不知何时起,乡音成了我们血液里的一部分,在家乡说着乡音,就像吃饭€喝水那样自然€那些说€普€话,听不懂乡音的人我€是不太能理解,是走得太远?还是回来得太少?

我们踏上离家的列车,故乡会越来越远,但乡音是可以€揣在心的口袋里带走的,某日再原封不动地带回来,切莫丢失€?/p>

站在那片黄土地上,纵使尘土飞扬,我也能眉眼带笑,心生欢喜,也将原封不动地带着这块“胎记€归来€?/p>